奇書網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389章蓋世一掌

第1389章蓋世一掌

奇書網 www.jnmsru.icu 最快更新重生之都市仙尊最新章節!

    原本還在盤膝打坐的法念在這一刻猛地一下子徹底驚醒了。

    “洛無極!”暴怒的聲音自法念口中響起。

    這一刻法念氣的胸膛起伏。

    一位流喀什在大雷音寺的確破不開大雷音寺的防御。

    但是再加上尼羅河畔的兩位圣人,那就能夠破開了。

    如果可以,法念自然愿意讓尼羅河畔的兩位圣人入內,他們三人合力擊殺洛無極。

    但是偏偏還有一個流喀什在!

    兩家本就是生死仇敵,他法念有如何能夠答應解開大陣?

    一旦解開,流喀什怕是也會趁機殺進來。

    那么到時候流喀什怕是不僅會洛無極出手,就是他法念和大雷音寺其他人都會出手了。

    “兩位,可否給我幾日時間,我們大雷音寺與他洛無極的關系,你們應該很清楚。”法念傳音道。

    “你殺不了他,那就讓我們進去殺了他。”尼羅河畔的圣人冷冷的開口道。

    “我們大雷音寺并非殺不了他,只是需要時間而已。”法念再次解釋道。

    “那就是現在殺不了,殺不了就放我們進去,我們來殺!”兩大圣人已經逐漸沒有了耐心。

    “我說了我大雷音寺只是”

    “轟隆!”尼羅河畔的圣人沒有再繼續說什么了。

    而是直接選擇了和流喀什一起轟擊大雷音寺。

    這下子完全不同了,畢竟一位流喀什已經是如今大雷音寺的承受極限了。

    這是一個平衡。

    而加上如今兩大尼羅河畔的圣人,這個平衡瞬間就被打破了。

    流喀什對著天空猛地一抓,一束巨大的雷電被他抓在手中。

    雷電噼啪作響,被流喀什當空一拋,化作九道巨大的雷柱將大雷音寺圍住。

    而尼羅河畔的兩大圣人口中念念有詞,尼羅河畔的秘術絕非浪得虛名,畢竟黑魔法就是從尼羅河畔這里流傳出去的。

    而且尼羅河詛咒這種秘術在神話時期都聞名天下!

    但是此刻兩大圣人用的不卻不是黑魔法和詛咒。

    虛空之中一座巨大的金字塔緩緩浮現出來了。

    金字塔本身就是一種奇怪的建筑,曾有人做過實驗,把一枚生銹的金屬幣扔進去,不久這枚金屬幣銹跡就會褪去,變得光澤如新。

    甚至鮮牛奶等放進去一天一夜,也不會發生質變。

    這是金字塔能。

    但是真正的金字塔能量極其可怕,可以說這金字塔出現的瞬間,整個大雷音寺都在抖動了。

    法念自然知曉這些,這一刻神色再難保持平靜,直接沖了出去,紫金缽兜頭而罩,天地之間大道翻涌,愿力集結。

    而另外一邊,巨大的金字塔倒掛天空,對準了整個大雷音寺。

    “發信息求救。”法念焦急的傳音道。

    “轟隆!”蒼穹雷電交加,金字塔攜帶著萬鈞之力傾瀉而下,向著大雷音寺砸來。

    這一刻,法念全力催動紫金缽,幾乎是要抽干了他一般。

    連他都忍不住,胸口一悶,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了。

    這三人,尤其是流喀什,這一刻終于找到了宣泄的機會了。

    恐怖的力量被他從虛空攝取,撼動每一寸虛空,凝聚在虛空在三叉戟上,那股力量越來越可怕。

    甚至早就超出了超脫一層的力量,向著超脫二層奔襲而去。

    這一刻,法念是真的怕了,那一擊如果真的凝聚出來,打向大雷音寺的話,那么大雷音寺怕是真的就要破開了。

    “洛先生,如何你才肯離去?”法念傳音道。

    “不是說我愿意戴多久你多久嗎?”洛塵冷笑道。

    此刻法念哪里還敢有別的心思,畢竟誰也不敢保證,洛塵還有沒有對其他勢力出手。

    如果再有的話,那么到時候他法念拿什么來擋?

    現在他法念就已經擋不住了。

    至于出去打,他法念更不會那么傻。

    畢竟除開尼羅河畔的兩位圣人,單單是流喀什一個,他法念就絕對不是對手!

    華夏三位圣人合力出手,都沒有傷到流喀什一個。

    這也是為何流喀什沒必要和玄都紫府繼續談,甚至是大雷音寺都沒必要談的原因。

    因為給他足夠的時間,他是真的能夠攻打進去的。

    他曾是超脫二層的蓋世人物,豈會在意一群在他眼中連后輩都算不上的人?

    此刻法念是真的慌了。

    而玄都紫府那邊,袁浩氣感受到大雷音寺門口尼羅河畔兩位圣人的氣息,頓時露出苦笑。

    幸好他服軟的早。

    不然的話,今天玄都紫府真的就被人攻破了。

    “洛先生,此事是我大雷音寺不對,還請洛先生離去。”法念再次焦急的開口道。

    “五十顆種子。”洛塵冷冷的開口道。

    這句話一出口,法念是真的愕然了。

    這已經不再是所謂的獅子大開口了。

    這可是要掏空大雷音寺現在的積蓄,甚至還要拿走一部分大雷音寺在靈氣未被封印前的積蓄了。

    “洛先生,這真的”

    “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你可以賭一下,還會不會有其他人來?”洛塵開口道。

    賭一下?

    法念敢賭嗎?

    他根本不敢賭!

    這一刻,洛塵在他眼中就是一個瘋子。

    不管洛塵怎么解決今天的事情,日后幾大勢力豈會放過他?

    而且他實在不敢再繼續耗時間等大雷音寺的支援了。

    因為一旦支援晚來一步,那都釀成大禍。

    “好,我給!”法念傳音給其他人,種子很快被送到了洛塵的手中。

    只是剛剛送來,法念下一刻就怒火滔天了。

    因為大雷音寺的支援到了。

    在浩瀚的天空之上,忽然驀地一只手印從天而降。

    這手印浩瀚無邊,但是氣息蓋世。

    這一刻,莫說是尼羅河畔的兩大圣人了,就是流喀什的臉色都變了。

    那只手印蓋在金字塔上,那巨大的金字塔剎那間粉碎。

    尼羅河畔的兩大圣人一聲怒吼,但是卻無濟于事,剎那間被被拍的粉碎。

    手印威勢不減,直擊而來。

    “大雷音寺,神秀!”流喀什爆發出了最為可怕的氣息與怒吼。

    但是這手印像是拍死一只蚊子一般,帶著無可匹敵的力量,任由流喀什手段盡出也依舊無濟于事。

    三叉戟寸寸斷裂,那積蓄的力量在這張印前沒有任何作用。

    流喀什身上的戰甲解體,整個人化作了碎片飛舞。

    這一刻,全球震動。

    “大雷音寺,神秀!”“負琴生!”玄都紫府袁浩氣臉色猛地一變。
赢咖时时彩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