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不期而遇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匯演末位

第二百六十一章 匯演末位

作者:書生劍客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jnmsru.icu 最快更新不期而遇最新章節!

    一路從容不迫走了過來,走進了辦公室,我懷著絲絲勝利的喜悅回到自己的座位。

    下課后,同事們聽說我雖到接受調查盤問,但并沒有受到任何處分,那個表情很是復雜,有開心似乎也隱含著遺憾。開心什么,遺憾什么我也猜不準,總之好些人見我心態舒暢,他們就不舒暢。

    茹韻婕進來后也知道了吳氏摔得嘴腫牙斷懷疑我出手所為。她走到辦公桌旁倒是臉帶微笑,看我的時候露出贊許的眼神。我也抬起頭帶著笑意瞥了她一眼后,又低頭繼續改作業。

    中午有領導發微信說下午的例會取消。大家歡呼雀躍,有人在班級群發紅包來表達開心,不用聽吳無賴講廢話說臟話是多么值得慶賀的一件事。

    吳氏終于有一回知道自己太丑上不了臺面而主動躲避了。

    在竊喜自己重拳反擊成功之余,我也叩問自己這樣做對不對?一想起這個吳金忠無賴自從調進青山鎮小學以來,從來沒有對我做過一件好事,破壞我的婚戀只是最嚴重最惡劣的罪項之一,安裝盜號軟件竊錄我的電話簿,并逐個撥打造謠污損我的名譽,離間我與親朋好友的關系,還讓他的家族成員也參與騷擾圍攻,多次期末測試指使人改低我班的平均分,課堂上親自電話干擾,尤其傷透腦筋的是命令老師們天天在背后謾罵誣陷永無寧日……

    一般的人早就垮了,幸虧我挺過來了。我沒有虧欠什么良心,無論怎么反擊都不過分。如果他仍然一如既往地無恥耍無賴,那么就以更猛更強的方式回擊他。溫文爾雅的形象要保持,前提是不讓自己受欺。正義與邪惡沒有半點模糊的空間,沒有任何可以妥協的余地。方略一定,我心自安。

    吃過晚飯后,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臨近以前樂隊排練的時間時,茹韻婕來電話問我小區的具體位置。我從微信里搜出實時位置發給她,告訴她幾棟幾單元幾室,還提醒她背上吉他。她回復說“好的”。

    約摸過了二十分鐘,敲門聲響了起來。我趕緊起身去開門,只見茹老師肩挎小坤包手提著一個吉他盒,微笑著站在門口。我連忙從鞋柜里取出一雙鞋套給她,她套上腳后才踏進房門并隨手關上了。

    她走到客廳里將吉他盒放在電視柜上,然后隨意地打量了一下,笑著說:“裝修得還好耶!”

    “我只是隨便弄的,心想能將就著住就行了。要不要都看一下?”說完我就把各個房間的燈都打開,整個屋子都通明敞亮了。

    茹老師走到幾個臥室門口都探著頭很隨便地掃了一眼,到書房那就走了進去,看到我桌上擺著的一摞習字稿,笑著說:“舒老師,沒想到你的字也寫得這么漂亮呀!”

    我跟在身后有些靦腆地笑道:“哪里,你夸得好,其實很一般。”

    “你的小說平時就在這臺電腦上寫的吧?”茹老師指著桌上的電腦問。

    “是的,基本上都是在這熬夜寫的。”我溫和地說,“茹老師,你說在哪里合練好,是客廳還是書房?”

    “客廳吧,那大一些。歌詞就用盤插在電視機上來放,可以么?”茹老師說著就往外走出了門。我跟在身后。

    “你家電視機U盤接口在哪?”茹老師來到客廳就低頭從坤包里取出U盤,“你拿去插吧。”

    我接過U盤,插在了電視機下方的USB端口上,再走到沙發旁拿起電視機遙控器點開盤,打開了里面的《美麗的神話》MV文件。歌詞、旋律、歌聲都出來了。茹老師連忙叫我關掉聲音,只讓歌詞一行行地顯現。

    “茹老師要不要關好門窗?不然聲音傳出去會擾民的,唱得不好還會遭到鄰居的譏諷呢?”說實在的,我怕動靜大了別人說咱倆的壞話。

    “嗯,關吧!我也不想影響別人。”茹老師摘下坤包丟在沙發上,再打開吉他盒,將吉他背在身上,瀟灑地撥了幾個音,再微調了琴柱上端兩邊的旋鈕,又撥了幾下,把音調準了才停下來。

    我將前后陽臺以及所有的窗戶都關好,客廳的窗簾也拉起來了,走到茹老師身旁,溫和地問:“茹老師,可以開始么?”

    她點了點頭,手指就立刻靈活地撥動著琴弦。

    “茹老師等一下,我們要不要拍視頻來回看合練的效果呢?”我溫和地詢問。

    “拍吧。”茹老師的嘴角揚起一抹淺笑。

    我拿出手機開啟了錄像功能,將其立靠著茶葉盒拍攝電視屏幕上隨著旋律滾動的歌詞,然后輕聲道:“可以開始了。”

    清脆的琴聲又從茹老師的指間流出,一彈完過門曲調我緊接著就唱:“解開我,最神秘的等待,星星墜落,風在吹動”

    我唱完茹老師緊跟著用韓語演唱,轉為中文譯音即為:“一接那呀艘-捏恰-口怒里卡嗎啊喲(中文意思:現在緊抓住我的手閉上眼睛),無里撒浪黑都那-讀塞噶開把喲(中文意思:請你回想起過去我們戀愛的日子),無里耨木撒浪黑艘哈怕艘內喲(中文意思:我們是因為太愛)……”

    真佩服茹老師的語言天賦,之前沒有韓語基礎居然唱得如此惟妙惟肖,韓語獨特的綿柔發音更增強了樂句中飽含的真切傾訴的語感,似乎表達了多數人共同的心聲——誰都希望深情地去愛一個值得付出真心的人,深情地對待這個世界的美好事物,彼此沒有欺騙,沒有互相傷害。可是現實恰恰相反,無數人都認為算計是最好的致勝法寶,傷害了別人才算是征服了別人,辱罵了他人自己的尊嚴仿佛就高了一截,一直試圖通過迫人噤聲而使人崇拜他們的無敵聰明。殊不知蕓蕓眾生的世界,一廂情愿從來都不會有完美的結果。

    當合唱“讓愛成為你我心中,那永遠盛開的花,穿越時空絕不低頭,永不放棄的夢”時,我倆互相看了一眼都微微笑了一下,繼續投入地唱自己的樂段。

    一遍唱完,電視屏幕上歌詞依舊在無聲地滾動,我俯身拿起手機停止錄像,把手機交給茹老師說:“茹老師,你看一下我們哪里唱得不好。我來去倒兩杯水。你喜歡喝白開水,還是喝綠茶?或者紅茶?”

    “白開水吧。”茹老師接過手機就退到沙發上坐下,專心地回看靜聽起來。

    我走進廚房從吊柜里取出兩個杯子,在水槽里洗干凈,再從石臺下拿出熱水瓶倒了一杯,然后端著一個杯子走到客廳倒了一些資溪白茶返回廚房倒開水泡,再一手捏著一個杯口回到了客廳,說了句“茹老師,開水在這,比較燙,得過會兒才能喝。”

    茹老師抬眼瞥了一下應道:“好的,謝謝!”

    “不用謝!”我移步到沙發前在茹老師旁邊坐下,“茹老師,哪里唱得不好呀?”

    “你聽一下千年等待有我承諾,無論經過多少的寒冬這兩句音高音值是不是不夠準。”茹老師用手指劃拉著浮點到這兩句的位置放了出來。

    我仔細聽后連忙說:“嗯,你說得太對了。還有呢?”
赢咖时时彩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