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重生之娘娘萬福 > 第647章 救人一命

第647章 救人一命

作者:醉雨玲瓏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jnmsru.icu 最快更新重生之娘娘萬福最新章節!

    第647章  救人一命

    居然不是安蘭來的?而是一個她們都沒見過的丫頭來的?

    顧言熙心里的疑惑只是停留了片刻,在見到如南之后,反倒是滿意起來,尤其是在聽說了她的名字,臉上明顯露出了笑容。

    如南是第一次正規拜見顧言熙,也是第一次來到顧府見到這位容貌驚為天人的顧家三姑娘;雖說以前她早就知道在這京城里有兩大美人,第一個就是顧府的三姑娘,第二個則是唐府的姑娘;曾經她也遠遠地見過顧言熙,只是那遠遠的一眼看的并不真切,直到今日近處了看,她才明白為什么世人將這顧府的三姑娘贊譽成這京城第一美人。

    只因眼前這小姑娘,真真是生的俏麗無雙,哪怕是在家中穿著最普通的襦裙,也難掩其讓人驚艷的風華。

    如南雖然驚嘆于顧言熙的美貌,但還算有理智,很清楚自己來顧府找她是為了什么;所以,在打量著顧言熙看了一圈之后,她就收起了心里亂七八糟的心思,規規矩矩的跪在顧言熙面前,將手中濯塵院的牌子呈了上來:“三姑娘,奴婢是孫府濯塵院伺候的丫頭,這面牌子能夠證明奴婢的身份,還請姑娘驗收。”

    顧言熙端坐在芙蓉院花廳的正椅上,看著十分機靈的如南,就朝著珞梅覷了一眼,珞梅立刻心領神會,上前將那木牌子接了過來,在仔仔細細的驗收了一遍之后,就對著顧言熙點了點頭。

    顧言熙這才同如南說道:“你來找我做什么?還是說,你來尋我,是你家姑娘的意思?”

    如南不敢隱瞞顧言熙,就將來此的目的據實告知:“奴婢不敢欺瞞三姑娘,其實此次奴婢前來,是瞞著我家姑娘的。”

    顧言熙端著茶盞的手一頓,眉心也跟著輕輕一擰:“你說什么?瞞著你家姑娘?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是這丫頭出賣主子出賣上癮了,曾經出賣湘春院的那位,現在又開始出賣孫寒霜了?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丫頭她還真是留她不得。

    如南聽出顧言熙語氣中的涼意,雖然疑惑,但還是撿最重要的問題先回答:“三姑娘請勿著急,請聽奴婢細細為你說來。奴婢此次前來顧府叨擾,其實是跟安蘭姐姐商量好的,只是安蘭姐姐是我家姑娘身邊的貼身丫頭,她不能輕易離開濯塵院,所以就要奴婢全權代表了她來見三姑娘;還請三姑娘看在我家姑娘同你交好的份上,救一救我家姑娘了。”

    說完,如南就朝著顧言熙連磕了三個頭,那聲聲悶響聽的人心都緊了起來。

    珞梅看著如南被磕紅的額頭,也忙捂著心口,顯然是被她這一連串的動作給揪著心了。

    顧言熙倒是沒有珞梅那般將一切表現與色,可也被如南的話所牽引;心中連連生出無數奇怪來,這丫頭,怎么說話一會兒上一會兒下的,剛剛還在提著安蘭,怎么轉眼之間就又要她來救孫寒霜了?還是說孫寒霜那邊出了什么事?

    顧言熙忙朝著珞梅看過去,珞梅連忙對顧言熙搖頭,表示安排在孫府的人沒有匯報任何情況,這要顧言熙的臉色立刻就黑了一片。難道是那個老刁奴又開始使幺蛾子了?上次收拾她還沒有收拾夠嗎?

    顧言熙不耐煩的放下手中的茶盞,食指敲擊著桌面,語氣中的不耐明顯表現出來:“讓我來救你家姑娘?如南,你家姑娘可是堂堂孫府嫡出的姑娘,在孫府那也是金嬌玉貴一樣的存在,她何須我來救?我記得上次我去探望她的時候,她雖然病著,但精神氣兒還算足,照這樣看來,不出幾日她的病氣就能去了。一個健健康康的人,怎么又需要我去救她?”

    如南抬起頭看向顧言熙,眼神里的急切十分明顯:“三姑娘聰慧,想必您應該猜到了奴婢來求你去救我家姑娘,不是救她的病癥,而是救她免于被居心叵測的小人惦記。姑娘,奴婢就聽安蘭姐姐說了,當初你提醒了我家姑娘,要我家姑娘小人刻意接近的人,只是我家姑娘如今被情愛沖昏了頭腦,幾乎是誰的話都聽不進去;眼見著她泥足深陷,將要落入小人的圈套,我們這些當下人的是萬萬不能看著姑娘被毀了的。所有,在一番思考下來,這才求到了姑娘的面前,還請姑娘能夠想法子,救救我家姑娘脫離火海吧。”

    顧言熙詫異的看向如南:“你是說你家姑娘只是在這短短的幾天,就墜入愛河了?”

    如南臉色一紅,知道在這個時候承認實在是很丟臉,可是為了姑娘的安危,也顧不上那些臉面了,所以,她只能在這個時候點頭,道:“我家姑娘是個心思單純的,從小到大見過的外男屈指可數,那么苗公子簡直就是個擅長花言巧語的道貌岸然之輩,他將我家姑娘哄的團團轉,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對待我家姑娘。這樣的人,可不就是姑娘你口中所言的居心叵測之輩嗎?既然姑娘早就知道我家姑娘會有這一場劫難,想必姑娘也知道,該怎么做才能救我家姑娘吧?”

    顧言熙算是聽明白了,當場就哂笑出來。

    看來這個孫寒霜還真是個在感情上一竅不通的傻子,上輩子栽在了苗誠的手里,被他百般折辱,最后毀了一切;沒想到這輩子依然走上了這條路。

    看來當初,她還真是高看了她孫寒霜,這個女人在愛情面前就是個沒腦子的,難怪會在上輩子做出跟苗誠私奔的行為。她這連續兩輩子都栽在苗誠這個坑里,可見苗誠還真是她的一大劫難呢。

    顧言熙諷刺的笑著,看向珞梅,而珞梅也是一臉難以置信,臉上盡是失望之色。此刻,不用顧言熙多想就能猜出珞梅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無非是覺得這個大名鼎鼎的才女看書將腦子給看壞了,不然那一雙招子怎么會這么不會看人。將禽獸當成了君子。

    顧言熙眼神涼涼的看著跪在地上苦苦向她哀求的如南,也不故意刁難她,而是道:“如南,我知道你是個機靈的丫頭,所以你我之間接下來的談話,就不要彼此隱瞞了。我問你問題,你老實回答,怎么樣?”

    如南忙點頭道:“三姑娘盡管開口問,若是奴婢能夠回答的上來,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顧言熙滿意道:“眼下你家姑娘正在跟苗誠那小子共浴愛河,而你卻出現在我面前,要我救一救你家姑娘,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和安蘭的行為是背著你家姑娘做的?”

    如南乖覺的點頭,說:“沒錯,奴婢此次出府,也是瞞著我家姑娘的。若是讓姑娘知道我來找了三姑娘你,恐怕奴婢以后就再也沒有辦法在孫府伺候了。”

    顧言熙挑動了一下眉角,什么?來找她居然會有這么大的后果?難道她孫寒霜還真的不喜歡她顧言熙了?

    看來這個苗誠在孫寒霜心里的位置還真是重呢,不然又怎么可能會讓孫寒霜在短短幾天就同她生了這么大的嫌隙。要不說孫月珊這個女人不好對付,看看她找來對付孫寒霜的人,還真是一擊即中,立刻就讓孫寒霜這樣的才女變成了沒有腦子的傻女人。

    顧言熙諷刺的笑容愈加深,道:“你家姑娘擺明是不相信我當初說出來的話,要不然,她也不會無視我的警告,跟苗誠走到一起。而今,你來求我幫忙,我若出手相助,對當事人來說不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嗎?而且我這閑事管的還十分出力不討好,一不小心還很有可能會被你家姑娘嫉恨上。算來算去,這筆買賣對我來講都沒有多劃算,我又何須來管呢?”

    聽出顧言熙不打算來管這件事,如南立刻就著急了,趕緊跪行到顧言熙的腿邊,抓住她的裙角,求著:“三姑娘,奴婢知道你是最好心善良的人,不然又怎么可能會提醒我家姑娘呢?我家姑娘眼下是被豬油蒙了心,這才看不到苗誠的真面目,若是我們對她不管不顧,那我家姑娘的下場可就要慘了。”

    顧言熙雙臂抱胸,贊同著如南的話:“是啊!苗誠來者不善,他是擺明要毀了你家姑娘;如果你家姑娘真的上了當,那么恐怕她的將來真的是一個‘慘’字了得。”

    安蘭抓著顧言熙裙角的手又用力了幾分,眼神中的迫切更像是兩團火,快要噴出來:“所以在這個時候,還請姑娘能夠大發慈悲,救我家姑娘脫離苦海。我家姑娘只是暫時被蒙了心竅,可一旦等她醒悟過來,她一定會知道到底誰才是對她好的那個人;屆時,我家姑娘一定會好好感謝三姑娘你的。”

    “感謝?”顧言熙冷笑:“我要她孫寒霜的感謝做什么?還是你覺得,以我顧言熙的身份,想要什么得不到?”

    如南趕緊搖頭,說:“是奴婢失言,還請三姑娘勿要生氣,奴婢只是想要告訴三姑娘,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何況我家姑娘跟你還是相識的。若姑娘大恩與我家姑娘,將來孫府也是會記著三姑娘你的恩情的。”
赢咖时时彩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