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司寵而驕:刁蠻小道士 > 第471章人面瘡

第471章人面瘡

奇書網 www.jnmsru.icu 最快更新司寵而驕:刁蠻小道士最新章節!

    “好!我給你的佩劍加一道符箓,小心為上!”寧子初也沒有跟樓陰司墨跡,“天地玄宗,賜吾神通,萬法乾坤,皆聚于此!”

    一道道咒落下,只見樓陰司手上的銀劍頓時一道金光閃過,劍身似乎有什么不一樣了。

    但是,樓陰司也沒有多問,直接提著劍便一躍而起,身形凌空而立,長劍凌然一揮,一道凌冽的劍氣便朝著陰蛇的左眼襲去。

    陰蛇正躲避著寧子初的攻擊,卻沒想到會有人忽然出現偷襲。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陰蛇并沒有感覺到樓陰司身上的道蘊,所以它依舊是將注意力放在寧子初的身上,仿佛只有寧子初才是它最大的威脅。

    然而,它雖然有些小聰明,但是終究還是沒有開啟靈智,它不知道寧子初方才在樓陰司的劍身上打了一道聚道咒,所以它根本沒有躲避。

    毫無預兆的,那一道銀色中帶著絲絲金光的劍氣轟然斬向巨蟒的瞳孔!

    就在那一瞬間,巨蟒的整條蛇身都被逼退了好幾米遠,被劍氣砍中的一只瞳孔鮮血直流。

    這一幕來得太過突然了,所有人都根本不會想到,第一個傷到陰蛇的竟然不是寧子初,而是樓陰司!

    寧子初此刻也是驚了,她方才給樓陰司加一道聚道咒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想讓樓陰司有武器在手更加安全些,壓根就沒想到樓陰司竟然能傷到陰蛇,還能直接廢了它的一只瞳孔!

    一旁一只緊盯著局勢的顧月一等人是足足愣了好些時辰,直到最后那陰蛇的嘶吼聲傳來才讓他們回過神來。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立即沖到了寧子初面前,“王妃,也請您給咱們的劍加一道符咒吧!”

    看著眼前的三個人,寧子初倒是沒有拒絕,直接往三人手上的劍身上通通加了一道符咒。

    雖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樓陰司這么逆天,但是加了聚道咒的劍也總比顧月一他們手里只是拿著一把普通的利劍要安全一些。

    有了道咒加持,顧月一三個人竟然也直接朝著陰蛇沖了過去。

    宋修竹喊道:“子初,我們牽制住它,你快想辦法對付他!”

    寧子初也沒閑著,她立即掐訣引五雷。

    這聚道咒雖然看似逆天,其實他們用一次,劍上的道蘊就會少幾分,所以,他們也堅持不了多久。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遷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會黃寧,氤氳變化,吼電迅霆,聞呼即至,速發陽聲,狼洛沮濱瀆矧喵盧椿抑煞攝,急急如律令!”寧子初起手掐訣,五雷咒一出,頓時天穹之上雷鳴陣陣,接著,就是一道比陰蛇還要粗上幾分的天雷轟然劈下。

    本就被樓陰司四人糾纏著,卻又因四人身形過于敏捷所以暫時奈何不了而狂躁,這會兒聽到頭頂的天雷之響,陰蛇更是怒極,它那巨大的社微博掃著一股塵浪便朝著離它尾巴最近的宋修竹襲去。那一道天雷正好從陰蛇的身側劈下,被陰蛇靈敏地躲過了。

    而宋修竹沒有絲毫防備,忽然就感覺身子被什么巨物猛地撞擊了一下,然后一股罡風便直接將他給翻飛了出去。

    橫飛落地之后,宋修竹捂著胸口,直接嘔出來幾口血,臉色唰地就慘白。只不過,宋修竹還算是幸運的了,要不是因為他反應迅速立即護住了心脈,這個時候恐怕他就一命嗚呼了。

    宋修竹倒在地上,只覺得天旋地轉。

    然而,陰蛇卻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見著一招成功了,它便又故技重施,又是一尾巴掃來。

    在這危機之時,寧子初還來不及沖過去,就見到一道銀光一閃,好巧不巧地就看中陰蛇的尾巴。

    下一瞬,顧月一和囚風又閃身上前,配合默契地快速將宋修竹給拖到了寧子初的身側。

    “沒事兒吧!”寧子初看著宋修竹那慘白得過分的臉色,不由擔心問道,只是那語速卻依舊是快得很。

    “死不了。”宋修竹捂著胸口躺在地上,說話間還有腥血從嘴角流出,“別管我了,先對付陰蛇!”

    至于那陰蛇,再一次被樓陰司給傷著了,它長著巨大的嘴,發出一聲怒吼,寧子初皆是直接被這氣息給逼退了十幾步遠。

    寧子初站穩了身子,不敢遲疑立即又掐了一道訣。

    然而,這一次陰蛇卻沒有直接朝著寧子初他們攻擊,而是身子不斷地扭動,似乎是怒極。

    “王妃!你看那蛇的身上是什么!”眼力極好的顧月一盯著陰蛇的舉動,忽然,他的瞳孔微縮,指著那巨大的蛇身驚呼。

    印象之中,顧月一很少會有這般反應。如果有,那肯定是他看到了什么真的足夠震驚的事物。

    眾人立即看過去,卻看到那翻滾的蛇身之上竟然逐漸地浮現出一張張人臉!

    黑得透亮的蛇身內就像是有無數個活著的人正在擠破了腦袋地想從沖出蛇皮,但是卻又因為蛇皮太過堅硬,怎么也無法掙脫,所以那一張張的人臉顯得極為猙獰。

    “人面瘡?!”寧子初看著那黑亮的蛇皮上的一張張猙獰的人臉,忽然蹦出來這么一句。

    “人面瘡?”眾人不解。

    “人面瘡怎么會出現在蛇身之上?!簡直匪夷所思!”寧子初只覺得這短短的幾個時辰,她的三觀是一次又一次的被顛覆!

    果然,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上一世師父雖然已經在極力給自己灌輸知識了,但是她依舊是活的太短了,很多的怪異之象都未曾聽過,更是未曾見過。

    驚嘆了一句,寧子初又簡略地解釋了一句,“人面瘡是厲鬼為了復仇在人的身上打下的標記,讓人的體內長出來類似人臉的東西,正如著陰蛇身上的一樣。”

    其實,寧子初的這個解釋跟他們現在所遇見的情況有著很大的出入,但是,就連寧子初自己都沒搞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兒,所以她也沒辦法去給他們解釋。

    更何況,現在可不是科普的好時機!
赢咖时时彩平台注册